服务热线:400-1090-700

您现在所在位置:主页 > 君山动态 >

有豆香?你可能喝到的是龙井味恩施玉露

人气: 发表时间:2020-07-01 14:29

  老顾客、老朋友都知道,每年玉琪的绿茶总是上架很慢,甚至还有年头根本就没有上架,只是在会员群里分享一点。

  茶性本寒,而现代人体多寒湿,所以对于绿茶、白茶,掌柜的把关严格得有点令人发指,以至于他们都怀疑我是不是处女座,因为认(chui)真(mao) 细(qiu) 致(ci)。

  一杯健康的好茶从原材料的品种、优良的生长环境、到采摘、制作都是有要求的。对于家乡的茶,出于长远爱护的心,更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的。

  恩施玉露是中国传统十大名绿茶之一,主要名于其独特的蒸青工艺。那么,是不是随便什么品种的茶叶,只要用蒸青杀青、玉露的手法整形就是恩施玉露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风靡全国的龙井43、浙农117、福鼎大白、福云6号等,基于产量、上市时节等经济视角来看被认定为“优良品种”的茶树品种在恩施也浓墨重彩的登陆。

  事实上,能制作高档好茶的茶树品种未必高产,也未必“早产”。比如与恩施玉露一起亮相2018年东湖茶叙的利川红·冷后浑所选育的品种就不符合这个原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由地方政府给予企业补贴,鼓励企业和农民把这个好品种保留下来。

  对于对茶并不广泛涉猎的很多本地人而言,茶只要好喝就好了,他们不太关心和在乎用什么品种制作。而对于老茶客、爱茶人、对茶叶品质和茶道有所坚持的茶商而言,跋山涉水、千里迢迢的追寻恩施玉露而来,乍一喝还以为喝到了龙井,内心的失望是难以言说和比拟的,就像花了大价钱,买到假茅台一样。

  三联生活周刊的陈重穆先生就是如此,乘兴而来,失望而归。他在《回唐朝吗?老品种将何去何从》一文里发出这样的感叹:这种浙江风味的“恩施玉露”,还能称得上“恩施玉露”吗?” “更令人痛心的是,在屯堡一带,政府免费发放龙井43茶苗给茶农,鼓励品种更新,惹得茶农以为 做恩施玉露就要用3号(龙井43)才对。许多老品种被拔掉,代替以龙井43.玉露茶的祖宗若泉下有知,不知做何感想。”

  恩施玉露登上贡茶的清单始于清朝,《延禧攻略》里娴妃黑化以前的心头好就是它了。

  由唐至清,由清至今,因为品种的关系,我们是否可以通过一杯玉露穿越时光,梦回大唐已经很难得知了。掌柜时常自我安慰的想,也许从人智学为基础的植物学视角来看,也许那些古老的种子只是在大地里沉睡。但愿这不是自欺欺人。

  目前,我们只能回溯到解放以后、全国性的品种大串联之前的老品种。这样的老品种多是自然繁育、种子繁殖,飞鸟为媒,缘合而生,因此往往并非单一、固定的品种,这样的茶树群落被称为群体种。西湖龙井的18棵老树、名副其实的洞庭碧螺春、武夷岩茶的大红袍母树们都是群体种——尽管有的后来被选育命名。

  自然化生的群体种和无性系繁殖的茶树制作的茶叶有何不同呢?这是一个很难用言语论述的问题。85年以前,甚至90以前出生的人们应该有个共用记忆:老味道的番茄和转基因番茄的风味有所不同,老味道的玉米和转基因的甜玉米风味品质也有所不同。

  掌柜第一次在武夷山喝到自然繁殖的群体种岩茶时,心里只冒出来一个想法:茶!真茶!过了很久,回过神来才感到好笑:这词冒得,难道别的茶都是假茶不成?好玩的是,曾经有一位华德福的一位植物学老师和一位园艺老师都说过,很多农作物是“人造”的——人为干预,以人类视角选择、培育,这是一种造作。从这个角度来看,说群体种是真茶也合理。

  在恩施州,一般高海拔地区的气温在2-4月间都很低,而低海拔地区更多为引进的外地品种所占据。而群体种,根据掌柜连续4年的观察记录,在海拔1200米的地方,通常都是在清明以后的两三天才能达到采摘标准。

  图 2020年4月8日 恩施州利川市1200米有机茶园的群体种茶芽尚未达到采摘标准

  庚子年,因为一场倒春寒让本来就不疾不徐,按自己节律生长的群体种又晚萌发了几天。好在,茶友们都愿意信任和等待。

  绿茶一定是明前的好吗?实际上,明前原本是一个Deadline。我们中国文化十分看重祭祀,天地君亲师才是我们的信仰,因此清明祭祀无论于庙堂还是民间都是头等大事。祭如在。即便物质身体已经分离,但中国人的心里,祖先、亲人们依然与我们在一起,经由血脉、家庭教育,融于我们的生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祭祀祖先都要像他们活着时一样,因此祭品都是要一应俱全的,作为开门七件事之一的茶怎么可少呢?因此,在清明以前,茶叶需要完成采摘、制作并运送到京城,帝王将相们除了可以第一时间尝鲜,更是要用于清明祭典。

  茶叶的采摘与制作是有讲究和标准的。陆鸿渐在他的《茶经》里说:采不时,造不精,杂以卉莽,饮之成疾。3月28日,一场寒流席卷华夏大地。是日,掌柜了解到竟有茶区在大雪天采茶,被拍摄了视频。茶农们如此做是因为一旦化雪,这些茶芽便不能用了。在时下推崇的明前茶贵如金的价值观下,茶农们会遭遇很严重的经济损失。

  关于茶叶的采摘时间,陆羽在《茶经》里这样记载:其日,有雨不采,晴有云不采。晴,采之,蒸之,捣之,拍之,焙之、穿之、封之,茶之干矣。

  和龙井面临的尴尬一样,因为疫情外地的采茶工人无法进来,本地农民因为缺乏培训和专业的态度和精神,且多为留守老人,因此采摘品质有所欠缺。

  身为一个严格的掌柜,有时候面对老人也会有无奈和让步。老人们得到的挣钱机会并不多,因此往往都求快,有点毛躁,这也是从前要求由未婚女子采茶的原因之一。但是,看到老人们拿着人民币,露出的笑脸,又会愿意降低一下标准。但对茶的心疼又会让我们在收青以后,力所能及的动手挽救一下(所以被认为是处女座)。

  群体种的恩施玉露和龙井43的恩施玉露有什么不一样?对于茶客而言,最直接的就是口感和滋味。

  群体种并非单一品种,就像武夷山的大红袍母树非单一品种一样,各地的群体种在一开始是非人为、自然有性繁殖、自然生长的茶树群落。因此在口感上通常层次比较丰富多变,制作工艺难度也比单一品种所制玉露更大。老茶客们会更加喜欢这种层次丰富、富有变化的茶。

  随着育种的发展,群体种中也会选育出一些优良品种,比如恩苔早、小叶种(民间称谓)、利川红冷后浑等多个品种都是从当地群体种中选育出来再实现规模化种植和生产。本次为大家带来的正味(恩施玉露)就是本地群体种中的小叶种。由于品种单一,在制作工艺难度系数上相对多品种要容易,风味的识别度也更加集中和明显,因此正味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喜爱。这也是本次助力小豆豆选它作为绿茶担当的原因。

  而采用龙井43为原料,以蒸青工艺和玉露制作技艺所制的恩施玉露,在市场上更为常见,因为其种植面积高达80-90%,其茶汤具有明显的品种香豆香,也深受绿茶爱好者的喜欢。但对于江浙沪一带龙井茶区的茶客或骨灰级爱好者,又或者是比较认真,希望真的去了解中国茶的茶友们而言,品鉴群体种的恩施玉露会更加有意义一点。

  为了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选择,掌柜今年为大家选择了两款恩施玉露。唐韵选用多品种的群体种为原料,由于茶树们生长在海拔400米的地区,因此采摘时间较早,在3月22日(晴),清明以前。正味以群体种中的小叶种为原料,采摘自海拔1200米,经过6年有机转化、以有机标准种植管理的茶园。由于海拔高,老茶友们都知道,这款茶每年都是在清明后3-4天才开园采摘,因此今年也不例外,采自4月8日,晴天。

本文TAG:日搏网